红木家具价格大跌 业内富二代改行当拉货司机
发布时间:2015-11-05 02:38:05   来源:法制与廉政观察   评论

由于市场不景气,仓库里堆满了滞销的红木家具

由于市场不景气,仓库里堆满了滞销的红木家具

中国红木委的统计,今年上半年,我国进口红木原木量同比减少64.24%

中国红木委的统计,今年上半年,我国进口红木原木量同比减少64.24%

为了节约成本,陈施宇不仅身兼搬运工和司机,还要负责工厂的各种杂活

为了节约成本,陈施宇不仅身兼搬运工和司机,还要负责工厂的各种杂活

  导读:红木家具向来被称为家具中的贵族,受到不少高端用户的偏爱。也正因为这个原因,红木家具并不只是家具,它同时也成为投资品,屡屡被市场炒作。历史上红木家具曾多次出现大幅度的价格波动。最近的一次是2013年,行情一路暴涨,疯狂的程度令人惊异。然而到2014年,红木家具市场出现拐点,价格和销量一路下滑,整个行业开始面临洗牌。眼下,已经经过一年多的调整,目前红木市场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

  曾经的富二代,现在的拉货司机,红木家具市场面临寒冬。

  他叫陈施宇,今年25岁,广西东兴市高山红红木家具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年少得志,衣食无忧。和这个年纪的许多年轻人一样,他十分渴望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外形、品质都还过得去的汽车。

  高山红红木家具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建村:送货了,陈施宇。

  高山红红木家具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施宇:哦,来了。

  父亲兼总经理陈建村的招呼声把陈施宇从豪车的幻想中拉回到现实。他和父亲一起把一张红木桌子抬上了货车,并把桌子仔细地固定好。

  近一年多来,红木家具行情低迷,东兴市很多家具企业处境艰难,陈施宇的企业也开始陆续裁员。如今,他们的卖场里除了一名工作人员招呼顾客外,剩下的事情都是父子俩亲自打理,自己装车,自己送货。

  货卖不出去,资金周转成了难题。陈施宇带记者来到了他们的一个家具仓库,这个仓库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红木家具。在生意红火的时候,这里几乎存不住 家具,流动非常快,如今,这批家具短的存了有三四个月,长的则已经达到两年以上了,上面落着厚厚的灰尘。这套交趾黄檀的十件套沙发是他们2013年加工的 家具,当时价格高达100多万,现在价格降到了70万元仍然无人问津。

  由于市场不景气,仓库里堆满了滞销的红木家具。

  陈施宇告诉记者,这个仓库里家具总共大概有200多万元,加上各地店面和经销商的货,现在企业已经压了一千多万元资金。有时候他身上的钱少得连给汽车加油都不敢加满。

  生意艰难,陈施宇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坚持下去。然而巨浪之下,很多红木家具店都已成为黄沙。走在街头,可以看到,一些店铺已经大门紧闭,贴出招租的告示。

  生意艰难,一些红木家具店已经大门紧闭、对外招租。

  轩红阁木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肖加文:我们这条街这里有好几家,对面都好多家的,都基本上退掉了。

  东兴市地处中越边境,同越南只有一街之隔。越南、缅甸、老挝等东南亚国家的木材运输到这里非常方便。正是看准了这一点,2010年,陈建村开设 了红木家具厂,从越南进口木材,在东兴市加工成家具。当时正是红木生意十分红火的时候,陈施宇正在上大学,是同学们眼中标准的富二代。

  2013年6月,《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将交趾黄檀、微凹黄檀等木材列入了保护范围,相关国家也禁止了这些木材的进出口。此后,使用 这类木材的家具行情持续高涨,以交趾黄檀象头沙发十件套为例,涨价前,从越南进口一套半成品是十万元。公约发布后一个月时间,半成品的价格翻了一番,达到 了20万元。

  陈建村:到了7月份就翻了一个大番。

  红木价格疯狂上涨,吸引了更多人参与其中,陈建村感受最深的是,很多原本是其它行业的朋友也纷纷加入要求他帮助囤积木材。

  曾经火爆的市场一度吸引了很多人转行进入红木产业。

  与此同时,东兴市经营红木家具的商户也由原来的几百家上升到了上千家,销量也持续猛增。陈建村的家具卖场根本存不住货,往往家具一到就被一扫而空。2013年,他们企业的销售额达到了1800万元,这让初入行的陈施宇兴奋不已。

  2013年市场火爆,陈建村企业的销售额达到1800万元。

  正当他们踌躇满志准备大干一番的时候,2014年,整个红木市场的行情急转直下。

  陈施宇:大家都不要了,都在抛,所以这个到了2014年,我们木材销售一分钱也没有。

  除了木材无人问津之外,家具销售也十分冷清。

  被炒高的价格,随着游资的撤走后进一步下跌。家具销售也萎靡不振。

  陈施宇:我们一家三口人,全心全意扑在这个行业上面,平均每个月只能获得一万的报酬。

  2015年初,市场行情仍然没有好转。为了度过难关,陈建村决定,裁减工人。企业的很多事情都是父子俩亲力亲为。身兼搬运工和司机的陈施宇还要负责工厂的各种杂项开支。

  为了节约成本,陈施宇不仅身兼搬运工和司机,还要负责工厂的各种杂活。

  曾经谈笑间就能做成一笔笔生意,现如今焦头烂额,往往为了一个小单就疲于奔命,陈施宇深深体会到了创业的艰难。

  从谈笑风生到疲于奔命,陈施宇感受到了创业的艰难。

  陈施宇:管理,那个时候都是纸上谈兵,泛泛而谈,这个时候真正操作起来就知道非常艰辛不容易。

  越来越沉重的压力让这个刚刚离开大学校园创业的年轻人觉得难以承受。就在两个月前,陈施宇悄悄地写了一封辞职信,准备交给父亲,然后一走了之,去大城市做一个上班族。

  陈施宇:说起来有点可笑,写给自己父亲的一个辞呈,写好了,摆在那里,看了一下,还是把它塞回去了。

  陈施宇最终没有向父亲递交辞呈,但是他决定找父亲好好谈谈。对于红木家具行业的现状,他也有自己的想法。

  陈施宇:老爸,你看要不然,咱们还是回去做绿化,开酒店比这个好多了。咱们做出来一年,做这么多家具也没卖出几套,还天天受气,我是做得挺不开心的。

  陈建村:没有一帆风顺的,假如说我们这个企业一帆风顺地成功了,我认为对你不是一个好事情。

  陈建村告诉儿子,现在市场行情低迷,但是他们恰恰可以利用这个时机潜心研究如何提高家具质量,这才是企业长久的生命力。

  根据中国红木委的统计,今年上半年,我国进口红木原木37.07万立方米,同比减少64.24%;进口额为4.5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8.4亿元,同比下滑68.15%。

  中国红木委的统计,今年上半年,我国进口红木原木量同比减少64.24%。

  红木锯材进口方面,上半年我国进口红木锯材5.95万立方米,同比减少51.11%;进口额为1.0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63亿元,同比下滑51.97%。

  价格大幅下降,生意依旧冷清,红木门店纷纷关闭,红木厂商转变思维,谋求新出路。

  宁效平在广西东兴经营红木家具生意已经十多年了,经历了一轮又一轮过山车般的行情。眼下正是红木市场的低谷。他告诉记者,以红木家具中常见的大果紫檀6件套象头沙发为例,价格经历了几次暴涨暴跌。

  缘聚福小宁红木家具有限公司总经理宁效平:在2013年那个非常火爆涨价的时候,它的价位会在2000-21000这个价位,这段儿成交。目前 现在又市场非常低迷,2014年-2015年现在市场非常低迷,现在像这样的一套沙发,现在价位基本回落在15000-17000之间。

  尽管价格都在大幅下降,但是门店的生意还是十分冷清。记者在这里采访的大半天时间里,虽然有几个顾客前来参观,不过没有一单成交。宁效平说,这和2013年生意火爆的情景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虽然价格大幅下降,但是市场依然冷清。在记者采访的大半天时间里,没有看到一单成交的

  回忆起当时红红火火的生意,宁效平至今充满了自豪。如今这个卖场由妻子和弟弟两个人来打理,工作还十分清闲。宁效平带记者在他这个2000多平 米的卖场走了一圈,到处都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红木家具,宁效平告诉记者,目前这里积压的家具价值达到了2000多万元。由于销量不好,2014年,刨去房 租、人员工资等开销,他没有任何利润。今年上半年,行情还是没有好转,他不得不在9月份关掉了一个门店。

  宁效平:我真的舍不得,那个档口位置也不错,但是苦于这个市场太残酷。

  宁效平告诉记者,像他一样退掉门店的商户不在少数。在百业东兴市场,记者注意到有两三成左右的门店都大门紧闭。而宁效平现在还保留的这个店面的市场,有三分之一的门店已经关门,贴着招租信息。

  不过,尽管行情没有好转,宁效平却依然十分忙碌。前几天,他刚刚从越南回来。他告诉记者,去年为了应对危机,他在越南设立了一家生产半成品的工厂以降低生产成本,因为现在越南工人和中国工人的工资相差十分悬殊。

  宁效平:我们在那边的工人,打磨工在50块钱一边,我们的木工才80块钱一天,我们国内现在,我们这边的工人一般在320-350元。

  今年上半年,由于行情不好,宁效平不得不关掉一家门店。

  在市场下滑,生意不景气的时候为什么还要开办新厂呢?宁效平告诉记者,此前,他在越南有一家半成品加工厂,东兴还有一家对半成品进行精加工的工厂,但是他发现,越南来的家具存在先天不足。

  宁效平:因为越南的半成品,他们全是没有先进的机械设备,全是越南工人用一个锤子、一个矬子,一个手工上面的东西,那么说他的尺寸,那个眼儿,一个榫,不一定那么标准,做出来的东西,那肯定比我们中国这边会差那么一点。

  宁效平所说的定货就是他们从越南的工厂按照一定的标准定制半成品家具。这种家具品质相对较高,而自由货就是,越南的工厂按照自己想法生产半成品,然后中国东兴的企业自由采购。这样的家具品质相对较低。目前,东兴的红木家具企业大多是从越南进口半成品进行加工。

  宁效平认为,在市场低迷,销售萎缩的情况下,只有提高产品的品质才能提高竞争力,而在国内建立工厂生产中国制造家具则是必然的选择。而冷清的行 情也给了他们充裕的时间。宁效平说,自己敢建一个新厂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觉得市场在今年下半年有了一点点起色,比起去年这个时候,他多了几单生意,也多了几 十万元的收入,销量略有上升,这让很多家具企业看到了希望,而提高产品质量,打造自己的品牌也成为很多经营者的共识。

  轩红阁木业公司肖加文与宁效平有着类似的想法。他告诉记者,自己虽然已经积压了一千多万元的家具,不过,并不担心,因为目前原材料市场价格趋于 稳定,距离行情好转已经为期不远。他们企业刚投产的时候,越南做的家具和中国做的家具各占一半,但现在越南做的家具只有全部产品的五分之一。

  肖加文虽积压了一千多万元的家具,不过他认为距离行情好转为时不远。

  肖加文:还是要靠自己的,把自己的产品做到精,做到细,以这个自己的品牌用心来做。

  半小时观察:理性回归 行业正道

  没有了高歌猛进式的涨价潮,也没有了蜂拥而至的喧闹,目前的红木家具市场,平静地有些冷清。尤其是参与炒作的游资退出市场后,更让这个行业透着 阵阵寒意。而面对这样的市场,那些经过市场洗礼的红木商人,也更多地看到了产品同质化、无序竞争等等,给行业带来伤害。如今,他们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在 这个市场的冰封期内练好内功,等到市场走出低谷时,以出色的产品来重新取得市场的先机。其实,短时间内价格骤然升高,本身就是虚火,只会更多地透支未来。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行业洗牌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责任编辑:聚合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京东举报阿里逼卖家选边站 光棍节商战白热化
下一篇:最后一页

《法制与廉政观察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法制与廉政观察”的所有作品,均为法制与廉政观察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法制与廉政观察”。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法制与廉政观察)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对本站有任何建议、意见或投诉,请联系本站管理员或发送邮件。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转 载 、摘 编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桂ICP备1000138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