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佛寺澄清公开说明
发布时间:2017-05-18 16:30:46   来源:法制与廉政观察   评论

近日网上流传着一篇民主与法制报社记者顾娟、张君刊发的关于石佛寺复建为何让佛门失去了“清净”的报道,石佛寺僧众及护法居士对这种不负责任的污蔑性报道表示强烈的抗议并追究其对石佛寺造成的名誉损害的法律责任。

首先向公众介绍下石佛寺项目:

据采访了解石佛寺是刘树斌发心发愿而牵头出资的复建项目

一、石佛寺是一个合法的项目

(1)在建石佛寺坐落于黄骅市齐家务乡同居村石佛寺旧址,位于京津冀之交。石佛寺将打造成集佛教文化、旅游、度假、养老、绿色产业为一体的佛教文化中心。与古贡冬枣园和娘娘河古迹等形成旅游及佛教文化的产业链条,成为黄骅市产业及经济增长的亮点。

(2)石佛寺项目也得到了市委市政府乡委乡政府有关领导的大力支持。自2012年黄骅市齐家务乡及同西村委会一致决定同意批复了复建石佛寺。并于2013年7月22日,由本市佛教协会提出申请,市民宗局同意,经沧州市民宗局核准,报请河北省民族宗教事务厅,以冀民宗(2013)79号文件批准了黄骅市石佛寺筹备处重建石佛寺负责人刘树斌,并颁发了宗教活动场所登记证,发改委批复了《河北省固定资产投资项目备案证》。

(3)石佛寺建设由地上、地下两部分组成,地上有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地藏殿钟鼓楼、藏经阁、居士楼等组成;地下有禅修中心、地藏菩萨道场、万佛堂、海汇堂等组成。

二、石佛寺复建过程中善事当先,得到了当地广大村民的拥护和支持

石佛寺建寺过程中曾为同居村60岁以上老人、无保户、贫困户送去慰问品,累计超过20万元,同时为同居西村出资4.7万元修建了大门楼、修建了同居西村的水泥路出资26万元,修通了同东、同西村津冀连接线出资700万元,填平同西村新民居建设深坑出资约80万元,为村民文化活动出资24万元。受到了当地村民的拥护和支持,村民积极参加了寺院的多项佛事活动,纷纷学佛向善,同居村现已有皈依居士1500多人。

石佛寺现对网上所污蔑石佛寺的各项问题作出一一解释。

记者顾娟(身份待核实)张君所采写稿件缺乏客观事实,未经调查了解就臆造说石佛寺复建过程中恶意欠薪和拖欠工程款8000多万元,这是敲诈行为,更无事实根据的站在雇主包小平利益上的主观臆造(希望民主与法制杂志主管部门查实)。

自2013年9月26日包小平拿天津市万通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资质、委托书与我方签订施工合同进场施工。现在天津市万通达不承认与包小平之间的关系,是包小平伪造公章、合同诈骗,包小平个人非法欺诈所得6457.5万元,得到这些款项后包小平中饱私囊,拒付工人工资和材料款,造成了工人、材料商上访乡政府、市政府的群体性事件。黄骅市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给出意见,依法、依规查清并处理此事件。黄骅市劳动局稽查大队介入调查,稽查过程中确定包小平与天津市万通达建筑有限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公章全部是由包小平私刻的,查清了欠薪的真实情况并向包小平下达了行政处罚整改书,包小平无回应,确立包小平恶意欠薪。

现黄骅市劳动局稽查大队联合公安局治安大队刑警六中队对包小平恶意欠薪、伪造公章合同诈骗立案侦查。

2014年初包小平伙同包桂祥、王亮、任宝新、王建春、王广华、张文新、黄毛等人对工程进行强买强卖,继续施工,多次利用停工,聚众闹事、殴打现场工作人员、危害他人人身安全,驱赶其他施工方,造成工程无法顺利进行,索要非法工程款,直至2014年10月20日石佛寺工程全面停工无法进行,并伙同黑恶势力团伙霸占石佛寺工地,封堵施工现场、聚众闹事,而后又聚集社会流氓、黑社会围堵石佛寺筹备处。

2015年4月26日,他们组织30多个流氓社会人员堵在石佛寺筹备处办公室威胁刘树斌个人及家人生命安全,威胁、强迫其在工程未完工、未验收、未结算的情况下签署了所谓的“1.4亿的工程结帐单”,这是典型的敲诈勒索,黄骅市公安局已立案调查。

自包小平团伙进入石佛寺施工至今,其团伙罪行累累,人员包括包小平、包桂祥、王亮、任宝新、王建春、王广华、张文新、黄毛等对石佛寺进行的犯罪事实有合同诈骗、伪造公章、强买强卖工程、敲诈勒索、非法强迫交易、寻衅滋事、阻工驱赶其他施工队、殴打石佛寺义工、霸占石佛寺项目,以上罪状黄骅市公安局刑警六中队全部立案查处。

其中王亮和包小平是合伙关系,包小平非法所得的6457.5万元中有200万元直接打入了犯罪分子王亮的个人账户。

 此结账单其实就是王亮帮着包小平敲诈勒索的好处费。

民主与法制记者顾娟不问清事实,而替犯罪团伙刊发报道,犯罪团伙给你的钱可是赃款啊!你眼中还有民主法制四字吗?你污蔑了民主与法制的报刊形象,我国是个法治社会,更讲民主,此份颠倒是非不真实的报道,会让全社会人民寒心。

下面说说调查的事实,据调查包小平团伙不和石佛寺进行验收审计,不整改质量问题。石佛寺委托北京中诚正信工程咨询有限公司沧州分公司对包小平已完成的工程量按合同约定进行审计,审计金额为7417.510972万元。并且工程存在重大质量问题,石佛寺委托有关部门权威部门做了检验报告,报告结论不符合设计要求。其中石佛寺被迫支付6457.5万元,到现在为止包小平未向石佛寺提供任何税票,存在的重大质量问题修复金额巨大,据工程技术人员反映修复金额高达3000万元,因此包小平团伙霸占工地阻止石佛寺正常施工,阻止参观人、捐建人进入工地,在工地上拉条幅、墙上喷字、用微信发消息、互联网等极其恶劣的手段败坏石佛寺名誉,包小平、王亮、任宝新还派人跟踪刘树斌及其二儿子,用威胁他们生命安全等手段索要钱财,断绝石佛寺一切经济来源,意图霸占石佛寺。这些犯罪行为造成了石佛寺工程不能正常进行长达2年,造成的直接间接经济损失高达7000余万元,这是严重的犯罪。

现黄骅市公安局已逮捕王亮、任宝新,王建春在逃,已确立犯罪事实对石佛寺敲诈勒索50万元,非法强迫交易456万元,阻碍石佛寺施工寻衅滋事等罪证并移交黄骅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院依法依规审定其团伙王亮、任宝新、王建春犯罪事实,并向黄骅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黄骅市人民法院已受理此案件。黄骅市市委市政府、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伸张正义,依法办案,对犯罪分子严惩不贷,不留漏网之鱼,捍卫了人民的名义。

该报道称包小平上告无门,试问他敢告吗,他自己做了什么他比谁都清楚,包小平团伙不法分子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记者顾娟报道报道称石佛寺地宫成了“私人墓地”的买卖场,石佛寺地宫存在销售行为。

据了解石佛寺所建的地下建设有海汇堂、禅修中心、地藏菩萨道场、万佛堂等用于供养生身佛、往生牌位、福座莲位。石佛寺的一砖一瓦、一柱一佛、一殿一宫都接受十方信众的捐款,作为对石佛寺建设有贡献、捐款的居士、信众进行功德回馈。请问石佛寺犯了国家的哪一条法。

石佛寺郑重辟谣,不论供养生身佛、往生牌位、福座莲位只为体现捐助者的功德。石佛寺不存在任何形式的销售行为。自古以来寺院就有为大德居士提供往生服务的传统。记者顾娟对石佛寺福座莲位杜撰出了很多的价格,依据何在?是顾娟定的吗?这种不负责任的报道才真的是让佛门失去了“清净”。

修建的石佛寺地宫海汇堂福座莲位,对社会有益,解决了居士信众的往生信仰,体现了我国的孝道文化。从社会政策角度说,节约了大量土地、木材、石材绿色环保,也积极地推进了殡葬改革。

记者顾娟一直对石佛寺负责人刘树斌进行着各种各样的人身攻击,对政府进行着暴力批判,对各局领导的报道内容不属实,顾娟你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是在戏弄黄骅市市委市政府,污蔑黄骅市绿色项目。

记者顾娟称石佛寺复建筹备涉嫌非法集资的情况,并杜撰金额,私扣法律帽子。

实际情况石佛寺没有非法集资行为。石佛寺建设需要大量资金,廊坊善信们支持建寺,对石佛寺的建设资金给予支持,这部分资金全部用于了石佛寺建设。廊坊善信们对石佛寺的文化进行了推广,石佛寺将作为功德回馈给有需求的廊坊善信们福座莲位,廊坊善信们支持的建设资金,石佛寺将用善款返还资助款,以示功德。

据了解黄骅市市委市政府对石佛寺建设专门成立工作组,给出的意见是支持石佛寺建设,依法、依规推进。

为什么石佛寺工程频繁受犯罪分子的干扰

包小平和王亮以吞占石佛寺为主题在当地迅速形成了一个庞大犯罪利益群体,王亮在包小平和相关人员的指挥下形成诸多犯罪事实如下:

1、王亮等人对石佛寺土方、防水、灌注桩工程承包人程朝林威胁恐吓,强行将其赶出工地,并霸占了工程和已完工的工程款,从而达到他随意抬高价格、虚报工程量的目的,其实就是变相的敲诈石佛寺。

2、非法施工过程中包小平王亮不听取石佛寺工程师和主管的意见,对工作人员进行辱骂、殴打。2014年5月因野蛮施工,工程管理人员刘树德阻止,王亮直接对其进行殴打导致刘树德轻伤住院,敢怒不敢言。防水施工过程中由于施工方偷工减料用了不合格的材料进行施工,工程师钱正方阻止,其团伙一起持砍刀棍棒对钱正方进行辱骂恐吓。

3、在非法的土方施工过程中,王亮野蛮施工不听取石佛寺安排,私自把工地的土方运到场外占为己有,导致石佛寺土方大量流失,现场土堆乱堆,严重影响我石佛寺后续工程建设。

4、在包小平团伙的怂恿下王亮非法霸占了土方、打桩、防水等工程后仍不满足,还要石佛寺把装修等工程给他来做,石佛寺没有答应。而后他怀恨在心于2014年10月份用枪打坏了石佛寺电表,导致石佛寺停电长达1周(换电表齐家务乡供电所可以证明、现场电表箱子枪击痕迹有现场照片为证)。

5、在包小平王亮团伙非法霸占工地的2年中,石佛寺先后与全国二十几家企业进行了投资商谈,其中12家企业到石佛寺现场进行考察和调研,均遭到王亮和其团伙的蛮横阻拦,其团伙利用50-100元每天的价格在社会上雇佣了上百个无业人士,围攻、威胁考察人员,并编造谎言,以穿孝服、拉条幅、车辆游行等方式在工地、乡政府大院、市政府门口游行诽谤石佛寺。网上一些石佛寺欠薪的报道、图片大多都是那时形成的,都是编造的,也是诽谤石佛寺的犯罪事实。拜佛居士也被他们利用录像、恐吓、辱骂等方式赶出工地,严重危害了当地的政府形象、投资环境,给项目造成了严重的损害。黄骅市委市政府,敏锐的察觉了此团伙的不良目的,对其进行了严厉打击。

6、2014年6月王亮等人把石佛寺工地负责人刘汝梁拉到同西村河南,用猎枪打野鸡的方式威胁,并在一颗大树上留下了子弹痕迹,王亮说:“干活价格我定,钱往我卡上打。”至2015年8月已向王亮个人卡转入706.659万元。

7、2015年7月10日王亮殴打大港拜佛居士,并称石佛寺是我的,要拜来拜我。

8、2015年7月29日王亮殴打石佛寺管理人员姜玉凤、李德义致伤住院治疗(以上殴打人事件均在齐家务乡派出所有案件记录)。

9、2015年9月8日王亮殴打石佛寺管理人员姜玉凤、卢洪强致其轻微伤住院治疗。

10、对程朝林的工厂进行打砸,并打伤其父亲,以此逼迫程朝林退出工程。

11、王亮将最好的耕地50-60亩挖土卖钱,如今良田已是大坑遍布,对有意见的村民王亮等人上门恐吓,百姓敢怒不敢言。

12、王亮团伙又持枪打坏了他人车辆,有录音和影像资料。

以上犯罪事实黄骅市公安局正在调查过程中,不能及时结案说明了其犯罪团伙的势力庞大狡猾至极,给公安办案造成了巨大的阻力,但黄骅市公安局不畏所惧还在积极调查中。没有绳之于法的余党还在通过各种犯罪的手段对石佛寺工程设立阻碍、诽谤。在这个法治时代政府会给佛门一个清净。

记者顾娟、张君对石佛寺的报道完全不属实,请民主与法制查清报道内容,给石佛寺一个公正说法,对石佛寺造成的负面影响也要求民主与法制报社挽回。

2017年5月16日

责任编辑:聚合

相关热词搜索:石佛寺

上一篇:“为人民服务”不仅是一句口号
下一篇:湖北阳新县70岁老人在派出所所长前喝农药自尽 女儿为父申冤

《法制与廉政观察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法制与廉政观察”的所有作品,均为法制与廉政观察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法制与廉政观察”。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法制与廉政观察)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对本站有任何建议、意见或投诉,请联系本站管理员或发送邮件。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转 载 、摘 编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桂ICP备1000138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