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法律,基于事实
发布时间:2017-06-01 14:00:20   来源:新华网   评论

尊敬的全国各界媒体朋友:

【本人简介】我叫丁晓峰,男,43岁,住辽宁省大连市普兰店区商业大街。原系大连市公安局普兰店区分局孛兰派出所主管社区工作副所长,1997年入党。至今20年以来一直从事基层派出所工作。曾荣立个人三等功两次,嘉奖三次,获得各级荣誉称号二十余次。

【求助控诉理由】我受贿一案经过大连市普兰店区法院多次公开审理,案情已经逐渐明朗,根据控辩双方现场庭辩、收听影音资料、以及当庭陈述,我认为检察机关指控我的罪名与事实严重不符,严重诋毁并破坏了人民警察的庄重身份和名誉。

【推定罪种】2017年1月24日我因在张文英贩毒一案中被认定为涉嫌受贿,稀里糊涂被推理定罪,即所谓的受贿罪,被大连市普兰店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序言】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依法治国,任何人都不得凌驾于法律之上,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我作为一名警察在人民群众利益及安全遭遇危及时,挺身而出,秉公执法;同时我因办案得罪黑势力反被诬告时,我又是一个法律权益需要得到正当保护的普通群众。

【诉求】我们相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因此,基于以下事实,恳请组织及相关部门能够明辨是非、伸张正义、维护人民警察应有的正当权益,还我清白。

【事情经过】

(1) 事情从2013年“6.19专案”说起。“6.19专案”是一起系列奸幼案,涉案40余人,15人判处有期徒刑。案件在办理过程中被市局领导明传电报叫停,其原因是涉及人员复杂,办案阻力大,很多办案人员主动申请离开专案组。此案件是我提供线索并一直顶着压力协办,如果我退缩了,案件恐怕早就结束了,直至我被别人诬告才开离此案,而案件侦查终结正是在我离开后一星期之内结束的。在这起案件中由于我秉公执法得罪了本局内部的领导(刘某、张某)。案件审判后主要罪犯刘德敏,零口供被判十五年。事后家属进京“上访”称:专案组成员徇私枉法。致使大连市人民检察院多次到我局了解办案情况,矛头直接指向我,我只是协办的,为什么成为主要被调查人员?让我感觉到有人在蓄意报复我。“6.19专案”检察院没有查出任何问题。过了几个月,我又被人举报受贿,“张文英向外行贿10万元”,欲加其罪何患无辞。

(2) 张文英2015年9月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此案的线索是我提供的,我并协助此案的办理。检察院依据三节事实:我给了张文英父亲手机号;张文英在派出所被传唤期间我让刘超(我的同案)和她见了一面;刘超接受张文英父亲10万元钱,推断我有受贿行为。而事实是:给张文英父亲手机号因为张文英在看守所内脚生病了,张文英父亲便于和我联系了解病情,想我索要了手机号,而且在我之前,张文英父亲已经和主办民警联系了,只是拖了久了,又找到我,我当时是副所长。让张文英和刘超见面是在第一次讯问完张文英以后,张和刘超比较熟悉,为了扩大战果,给张一个立功的机会,让刘超去做张的思想工作,这也是审讯过程中常用的手段。刘超收取张父亲10万元钱的事我根本不知情,这一事实在庭审过程中,刘超做了完整的供述,并且供述了在检察院的审讯过程中,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如何威胁他做出了诬陷我的供述。这一节有庭审录像和听审人员作证。况且一审法院已查明:刘超收到10万元之后,存到了自己银行卡中,之后将此事告诉了我。可见,我没有检方指控的故意索取的事实,亦不存在索取行为,该问题最后也得到了法院的认定。

(3) 我被陷害的经过分析

“6.19”案件的主要罪犯刘德敏是经营铺路材料的,我局政委刘某的妻子是做筑路工程的,两人长期合作,并有经济往来。我局副局长张某与刘德敏私人关系密切,见面称兄道弟。刘德敏被抓获后,刘某和张某多次找到我,要求我从轻处理,均被我拒绝,后来案件办理不顺利,检察院批准逮捕时也出现问题,我被迫直接找到时任局长李乐毅,在局长的帮助下,顺利批捕。并且成立了“6.19”专案组,因此我得罪了两位领导。

此次获罪,检察院有四节事实。承办的检察院是大连市成检察院,主要管辖在押人员举报的案件,这四节事实中只是一节是在押人元举报,另外三节均来自“6.19”案件。这就证明陷害我的人是源于“6.19”案件,只是找不到有力的证据,又变换伎俩找到了张文英。

另外大连市城郊检察院检察长李某,原始普兰店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与领导刘、张二人关系密切,我所看见的他们就经常私人聚会。普兰店区法院在审理我的案件过程中,倾向于无罪,但是迫于检察院的压力及刘、张二人对审判长进行恐吓,不得不判我有罪。

〖案件事实还原〗

1、张文英贩毒一案的事实还原:张文英个人臆断并伙同其父亲恶意虚假陈述:曾通过我协调将其涉及毒品的数量协降为2克。此节根本就是无中生有,混淆视听,而且庭审中,检方也没有提供丝毫相应的证据材料来证明其真实性。而真正的事实是:张文英在普兰店区检察院检察官对其提审时,不知什么原因彻底翻供。对在办案单位(孛兰派出所)做的有罪供述予以全部否认。检察机关据此将其案件发回普兰店区公安分局重审(有检察院退查提纲及徐庆杰当庭陈述为证)。办案民警徐庆杰和我提审张文英时又重新固定证据,贩毒克数定为28克,因此张文英被从重处罚。我在此案中秉公执法,维护了正义,使罪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城郊检察院对张文英在普兰店区检察院的翻供笔录和退查提纲不予提取(因为对我有利证据)。

2、张彦辉称我委托刘超向其索要10万元为其女张文英办事儿的事实还原:

10月31日,检察机关按照法院要求,当庭播放刘超与张彦辉的录音资料。张彦辉在录音中几次乞求刘超为其女办事儿,多次诱导刘超说是我同意,但刘超明确表示:这事儿跟丁晓峰没关系,丁晓峰不知道收钱的事儿。录音时长两个多小时,期间刘超根本就不知道张彦辉在录音,可见他说的是事实。而张彦辉是有备而来,早已准备好要陷害我。

庭审中,检方陈述:张彦辉与刘超见面后提出5万元是否可以,刘超说得10万元。此节更是无稽之谈,根据庭审播放的录音,是张彦辉主动请求刘超收钱,而且根本就没提到5万元的事儿,检方陈述与录音存在严重矛盾。纯属张彦辉无中生有、恶意攻击。

张彦辉因女儿张文英被重判而记恨我,其行为属于打击报复,情节极其恶劣,藐视法律,应该受到法律制裁。以上事实由庭审录像为证。

3、关于刘超的三次供述的事实还原:

普兰店区法院在庭审过程中按刘超供述的时间顺序当庭播放了他三次讯问同步录音录像。在前两次的讯问中,办案人员存在非常明显的诱供,检方陈述的笔录中记载的所有刘超的话,全都不是由刘超主动连贯说出,都是办案人员进行主观臆断总结并陈述,而刘超只能做选择题,答是或不是,对或不对,办案人员按照个人主观臆断,直接说我如何如何,将案情引向我。此举令听审人员百思不得其解啊!

检方提供的影音资料中第三份讯问中,刘超供述:10万元钱是自己收的,丁晓峰并不知情。之所以与前几次讯问说法不一致,刘超在庭审中当庭陈述:是因为办案人员诱导,提前教他怎么说,并且威胁他如果不把丁晓峰牵扯进来,就会判他诈骗罪,刑期三年以上。刘超因为害怕,迫于威胁压力,就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替自己开脱。这份影音资料里,刘超对事实的陈述,明显主动连贯,不像前两份讯问中支支吾吾、口齿不清,被动回答是或不是。而影音资料的内容,与刘超的当庭表现,内容完全一致,其真实性一目了然。另外他说收钱的事儿与我无关,与张彦辉的录音里也完全一致。

庭审中,普兰店法院旁听席内座无虚席,旁听人员不仅有我的亲戚朋友,还有来自不同行业人士,包括公安机关工作人员,录音播放完毕,真相大白之时,所有人都愤怒了,大家异口同声,这还有天理吗?法律真的能随便被践踏吗?我作为一名警察,一名曾经的执法者的心在流血!我们恳请相关单位及各界法律人士,观看庭审录像,对真相自会了然于胸。

4、关于10万元钱的下落

自始至终,检察机关都没有提供任何客观证据,证明我索要、或授意刘超向张彦辉索要10万元,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我收或退还10万元钱。我当庭陈述,我得知刘超收了张彦辉10万元钱后,非常生气,言语激烈,勒令其退回。

根据刘超6月24日同步影音资料和当庭陈述,收取和退回10万元钱完全是刘超个人行为,即使他有想让我帮忙的想法,但我严词拒绝,此事根本与我无关。

5、办案单位城郊检察院的不作为和渎职

城郊检察院检察官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对我进行讯问时我就提出:第一、我与张文英父亲张彦辉见面时都在办公室里,对其说的每一句话和做的每一件事都在视频监控下(办公室内有视频监控系统带录音)进行,影音资料统一保存随时调取作为证据使用,是合理合法的,有据可查。调取视频监控影音内容对整个事情可以做到还原真相。第二、对于张文英同刘超见面也是在派出所办案区的询问室进行,是光明正大的。因为询问室内有两个高清视频监控系统,是大连市公安局统一安装。该系统与大连市局联网,视频监控的影音资料市局统一保存,可以随时调取作为证据使用。以上的两项视频监控影音资料完全可以证实我的供述和解释。但是城郊检察院的检察官不予理睬,直至影音资料过期无法调取。对于我有利证据检察院不闻不问。办案的检察官自称:我受贿案子是领导交办,为了完成指标。没想到城郊检察院如此的不作为和渎职。我真的搞不明白,我是他们为了完成指标而有罪,还是我真的有罪。

综上所述,我并没有犯检方指控的受贿罪,我自认为是一名工作勤勉、恪尽职守的好警察,受如此不白之冤,实属奇耻大辱!恳请相关部门及各界法律人士主持公道,维护正义,以正视听。不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不能任由黑恶势力对执法人员的打击报复得逞!如果真的得逞了,为了警察的名誉,为了身为一名党员的名誉我将伸冤到底,至死不渝!

一年来,我在看守所里度日如年,身体健康每况日下,我家属的内心也承受着极大的煎熬和打击,面对社会上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对我的诽谤、诬陷,在无法辨别真伪的情况下,我只能隐忍,不希望有其他执法人员像我一样受牵连及蒙受不白之冤,也一直坚信法律是公正的,维护正义的!我相信在法律面前白的就是白的,黑的就是黑的,不能把白的说成黑的,把黑的说成白的,不能黑白颠倒。今天,事实真相已经水落石出大白于天下,我急切盼望早日得雪冤屈,回到四岁女儿身边,回到妻子身边,回到工作岗位,继续服务社会!

责任编辑:聚合

相关热词搜索:事实 法律

上一篇:平安,让我们既爱又恨!
下一篇:最后一页

《法制与廉政观察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法制与廉政观察”的所有作品,均为法制与廉政观察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法制与廉政观察”。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法制与廉政观察)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对本站有任何建议、意见或投诉,请联系本站管理员或发送邮件。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转 载 、摘 编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桂ICP备1000138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