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州银行设局坑民企 经理:不得接受记者采访
发布时间:2017-05-18 18:52:29   来源:北京时间   评论

“近期有人在网络上对我行进行恶意绯(诽)谤,现要求全行员工不能以讹传讹,更不能接受任何媒体、记者的采访…… ”

以上信息,是赣州银行厦门分行综合部总经理刘俐衫,于5月18日上午7:06时在该单位微信群“厦门分行一家亲”发出来的。此前,该行设局坑民企事件被媒体曝光。

事件回顾:

2012年7月12日,厦门泉益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向赣州银行贷款1500万,期限一年。但此后泉益公司出现拖欠利息的情况,贷款期限届满也未还本息。为此,赣州银行厦门分行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

诉讼期间,赣州银行厦门分行领导多次与另案的担保人张佛彬沟通,希望张佛彬及其投资的企业能为泉益公司的1500万债务提供担保,银行承诺将满足其贷款要求。

2014年6月,赣州银行厦门分行与张佛彬协商,承诺可以给张佛彬授信总额为8000万元的贷款,使用期限为三年,但条件是张佛彬及其关联企业要为泉益公司处于诉讼之中的1500万元贷款提供连带担保。

张佛彬经慎重考虑后,认为银行方面提出的条件他能接受,便于2014年6月30日向赣州银行厦门分行出具了《连带担保保证书》,承诺为泉益公司无力偿还的1500万元本息提供连带担保。

但是,在张佛彬及其关联企业对此作出连带担保后,赣州银行厦门分行却以各种理由拒绝兑现授信贷款8000万的承诺。

2015年年初,赣州银行厦门分行新任领导在了解整个贷款经过,并考察张佛彬及其名下企业的情况下,向张佛彬承诺:将此前会谈确定的3000万贷款转化为正常贷款;另,只要张佛彬能提供足额的抵押物,赣州银行厦门分行将给予张佛彬及其名下企业再增加5000万元的授信。

赣州银行厦门分行为落实该承诺,总行资产清算部林健经理、分行刘副行长、风险部老部、及戴总经理等人,于2015年4月18日前往三明大田、永安实地调查了张佛彬及其公司的房地产项目、别墅房产、土地等抵押物的情况。

但遗憾的是,在张佛彬提供足额抵押物、且经赣州银行厦门分行确认的情况下,至今又两年多过去了,却不见银行方面兑现半点承诺。唯一的说法是:授信额度8000万元未能得到总行的同意。

2014年10月11日,厦门中院对赣州银行厦门分行诉泉益公司案作出判决。由于张佛彬受赣州银行厦门分行“可获授信贷款8000万”之诱骗,承诺为泉益公司的该笔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于是,他也被列为该案的被执行人。接着,其名下的数亿元资产被查封或冻结。

8000万授信没拿到,自己还得倒贴近1500万元,并致数亿元资产被查封,这就是赣州银行厦门分行给张佛彬设下的局。

此事件于2017年5月17日被媒体曝光,由此引出文中开头那段“内部通报”。

赣州银行出尔反尔耍流氓

赣州银行厦门分行以给予张佛彬8000万授信贷款,诱骗其为泉益公司的1500万债务提供担保,然后授信贷款没拿到,自己反而为此倒贴了近1500万。

其实,赣州银行的恶劣行径远远不止这些,他们已将诚信的丧失表演得淋漓尽致。

银行在骗得张佛彬对泉益公司债务的担保后,便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查封冻结了张佛彬超过3亿元的资产。其中,包括厦门百益汇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所有的、厦门市旗山路5号和5、7号门房价值上亿元的房产。

由于银行申请查封的资产已超过执行标的的20倍,其它资产足以偿还法院判决确定的债务,因此上述资产完全可以依法解封。

为避免张佛彬经济损失的进一步扩大,经协商,2015年4月赣州银行厦门分行同意对旗山路5号和5、7号门房进行解封。但前提条件是,张佛彬首先需按银行要求,对承担法院判决的债务本金、利息、律师费、保全费、执行等费没有异议;其次,被执行人及担保人张佛彬须在本协议签订之日起90日内向银行偿付债务。

张佛彬经过多方沟通的盘算,如果银行能对价值上亿元的旗山路房产进行解封,他就能以该房产作抵押担保进行借款,而该借款则足以偿付银行的所有债务。2015年7月8日,赣州银行厦门分行与张佛彬达成执行和解。为保证和解协议的履行,张佛彬与鑫舜公司还向银行提供了担保物。

在与银行签署解封和解协议前,张佛彬多次告知赣州银行厦门分行相关领导及工作人员,其已与他人约定将该房产为他人提供担保借款,且依约于2015年7月15日前办理抵押登记手续。若不能及时解封,必将让张佛彬承担1000万元的违约金、及800万元的担保等费用。而银行方面则承诺,在签署执行和解协议后的二个工作日内,向法院申请对该房产进行解封,以配合张佛彬在约定的时间内办理抵押登记手续。

2015年7月9日,赣州银行厦门分行按约定向厦门中院提交了《解除诉讼财产保全申请书》,申请对旗山路房产进行解封;7月10日,张佛彬向法院交纳了18.6万元的执行费。

但令人意外的是,赣州银行厦门分行在向法院提交解封申请5天后的7月14日,却又向法院提交了《关于撤回解除扣押的申请》,对解封申请作了撤回处理。

不仅如此,赣州银行厦门分行还于2015年8月3日向法院申请,追加查封了张佛彬与鑫舜公司在《和解协议》中所提供的担保物。次日,法院对该担保物进行了查封。

而按和解协议约定,被执行人及债务承担人张佛彬须在本协议签订之日起90日内向银行偿付债务。也就是说,签订和解协议的时间是2015年7月8日,90日内即应该是2015年10月7日前。但遗憾的是,赣州银行厦门分行却违约在8月3日时就采取了进一步查封的强制措施,这简直是在耍流氓!

赣州银行厦门分行这一次的出尔反尔,又将张佛彬给搭进去了。这次,银行坐实了让张佛彬承担债务所有的本金和利息外,连律师费、保全等费都让其认了下来,因此让他的身份从担保人转变为债务承担人。而在张佛彬依约履行和解条款后,银行却违约撤回了对房产的解封申请。

更为严重的是,银行在堵死张佛彬通过房产抵押借款融资方式偿付法院判决的债务后,进而违约追加查封了张佛彬与鑫舜公司按和解协议所提供的担保物,这使得张佛彬的困境变得雪上加霜。

赣州银行厦门分行对解封申请的撤回,直接导致张佛彬及百益汇公司对案外人的违约。为此,案外人于2016年3月2日向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之后,张佛彬及百益汇公司赔偿了案外人400万元的违约金。

由于赣州银行厦门分行的严重违约,给张佛彬等人造成了1800万元的直接经济损失,间接损失更是无法估算;为此,张佛彬等权益受损人已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要求银行承担1800万元的赔偿责任。

如果张佛彬的诉讼请求能得到法院的支持,赣州银行厦门分行在承担违约赔偿责任的同时,还应被追究渎职责任。

根据我国刑法规定,给国家或他人造成经济损失50万元以上的,应以渎职罪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赣州银行相关责任人是否构成渎职罪,让他们掰脚趾头算一算就明白了。

据内部人士透露,赣州银行厦门分行之所以如此胡作非为,总行派出的资产清算部经理林健才是罪魁祸首。据称,林健原为赣州银行南昌分行行长,曾因违规发放贷款问题被司法机关羁押了半年,之后经取保候审才得以回到总行任现职。林健被派到厦门分行后,主导处理该案,才造成银行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尔反尔。其实,厦门分行内部对林健的为人处事大为不满,赣州银行的牌子有可能就搞砸在他手上。

关于该行更多的违法违规黑幕,笔者将进一步揭露!(作者:齐凛然)

责任编辑:聚合

相关热词搜索:赣州 民企 记者

上一篇:国Ⅴ油品阶段性升级进入倒计时
下一篇:最后一页

《法制与廉政观察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法制与廉政观察”的所有作品,均为法制与廉政观察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法制与廉政观察”。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法制与廉政观察)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对本站有任何建议、意见或投诉,请联系本站管理员或发送邮件。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转 载 、摘 编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桂ICP备1000138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