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发布时间:2018-04-13 16:01:03   来源:法制与廉政观察   评论

------------为证清白奔走十七年的“落马官员”罗金元

2018年新年刚过,千家万户还都沉浸在阖家团圆的喜庆节日氛围中。而对于江西省高安市的六十岁老人罗金元来说。这一个新年却让他内心久久无法平静。十七年前,因为一场诬告,罗金元先是被判决两年有期徒刑,而后又被开除了党籍,含冤“落马”。此后,为了还自己一个清白,罗金元老人多方奔走、上诉、维权,始终未果。老人眼看着自己年事已高,本以为此生再也无法摆脱屈辱的枷锁,怎料峰回路转。

近几年来,因为人民日报等多家媒体的报道,越来越多的上级领导开始关注罗金元被诬告一事。而随着习主席反腐倡廉工作如火似荼的展开,并在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明确指出:反腐斗争“夺取压倒性胜利的决心必须坚如磐石。”。罗老的清白之路终于看到了一丝曙光。据悉,日前,已有多家媒体开始高调追踪报道罗金元受诬告一案,而这件存留在罗老心中十七年挥之不去的阴霾,也马上将要“拨开云雾见青天”。这难得的转机,自然让罗金元老人的内心激动不已,在面对记者时,更是老泪纵横的感叹:“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十七年了,感谢党和国家还记得我,感谢各大媒体对于我这个老人的关注和支持。”

十七年前:你不是想做个清官吗?我先把你扔进大牢,让你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今年正好60岁的罗金元,提起自己的经历时,眼睛里已经失却了曾经的荣光,更多的则是一位六旬老人对世事不公的委屈与感慨。

“我1971年受国家号召参了军。73年入了党。后来因为我的不断学习与努力。党和国家也非常器重我,我先后担任过江西省高安市土管局主持工作的副局长,高安市华林山乡党委书记,高安市粮食局党委书记、局长;高安市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多次被评为“优秀党员”和“人民的好公朴”,1996年被评为“江西省基层党组织建设优秀党委书记”。”

“1997年12月,我从高安市华林山乡党委书记调高安市粮食局任局长。不久,我在工作中发现粮食局内部管理有重大的经济问题,其数额之大,牵涉人员之多,范围之广,触目惊心,他们采用吊帐、挂帐、死帐和销毁凭证等手段大量侵吞国有资产。从90年代到现在共亏损挂帐竟达数亿元之多!我一方面向市委、市政府及时反映和汇报,另一方面在内部清理整顿,带头严格要求自己,从不请客送礼。但没想到的是,你行的正坐的直,反而成了别人的眼中刺、肉中钉。”

听完老人垂泪的阐述,看着老人拿出当年一张张上交礼品的报告和证据。记者对十七年前的那宗案件也终于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认知。原来,当年原本仕途一片光明的罗老,秉性正直,对于前来贿赂的宵小之徒,罗老不仅多次拒收礼金,将礼金返还本人,在无法返还的情况下,还及时将所收礼金上交到粮食局财务。

仅在当年高安市市纪委设立廉政帐号的第一天,罗老就向该帐号上交了4.7万多元,占全市上交该帐号的60%。不仅是礼金,一些被人偷偷留下、硬塞给罗老的烟、酒、项链等礼品。罗金元老人也悉数上交。

根据罗老提供的当年的资料证据显示,其担任高安市粮食局局长期间,拒收、退回礼金以及从1998年至2001年陆续上交的礼金共有31万多元,除此之外,还有大量贵重烟、酒等礼品。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廉政为民的好官员,却因为坚持洁身自爱,拒绝贪污贿赂,被一部分别有用心的人视为“挡了自己的财路。”

因为时任粮食局局长的罗金元发现了粮食局内部管理的一些经济问题,并开始向市委市政府反应汇报。所以,为了除掉罗金元这个他们眼中的钉,肉中的刺。一张弥天的大网就此铺开。

2001年1月,就在罗金元老人调任高安市检察院任党组织副书记、副检察长之时,一些腐败分子认为威胁已经迫在眉睫,担心他们的腐败问题会被罗老这位新上任的检察长查处。于是,借着高安市市委主要领导变动的时机,一些贪腐分子用金钱收买了刚调来某高官,并与其结为干父子关系。上下勾结,利用手中的权利。在当年9月2日,便把罗金元从检察院副检察长这个掌管调查贪污实权的职位调离到市卫生局任副局长。

在卸去了罗金元手中的“大权”之后仅隔十天!2001年9月11日,江西省高安市某高官指使和利用一些腐败分子,突然将罗金元关押,将罗金元定罪为“受贿、挪用”。

“现在回头想一想,在当时那样一个圈子里,一些干部贪污,互相之间都有了把柄。所以几个人一起徇私贪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我不贪,我不贪别人就会觉得有所顾忌。”罗金元老人至今提起这段往事仍然心有不忿:“所以有人就觉得,我挡了他们的财路,是个傻瓜。说不定那天会坏了他们的事,所以他们容不下我。”

悲剧从2001年9月11日开始,拉开了黑暗的帷幕。在随之而后的四次法庭审理中,罗金元的委托律师认真详细的阐述了罗金元未曾有过贪污犯罪的事实,并详细罗列了罗老在工作中,拒收、上交礼品礼金的各项证据。并在以后的开庭辩护中多次坚持说:“罗金元作为一贯的省、地、市优秀党员,高安廉政模范,平时也很珍惜荣誉。从案卷中及起诉书、判决书中可以清楚地看出,罗金元曾多次拒收,退还礼金,并将礼品五万余元,礼金三十一万余元及时上交粮食局财务及高安市廉政帐号。罗金元的这种行为应得到社会的倡导,而不是严惩”。

然而,在那个年代的高安,某高官只手遮天已是当地人都知晓的事实。权大于法业已是司空见惯。腐败了的司法沦为权力的“傀儡”。就连当时高安市检察院反贪局的局长也公开说的:“还怕你搞廉政,在高安我要你廉政就廉政,要你腐败就腐败。”

“你罗金元不是多次主动上交礼金、礼品要做一个清官吗,对不起,我不想让你做你就清不了,先把你扔进大牢,让你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他们是这样说的,也的的确确是这样做的。为了将罗金元彻底钉在贪污腐败的耻辱架上。一部分贪污高官断章取义,终于找出罗金元所谓的“受贿”证据:

一是将罗金元按有关文件规定能享用的一部价值4500元摩托罗拉工作手机算作受贿金额;

二是将罗老兼任中外合资企业董事长,三年按规定应得的6000元奖金算为受贿金额;

三是应上级领导要求,送给领导公务用车的1000公升汽油票(折合人民币5500元)算为我的受贿金额;

四是将罗金元与朋友逢年过节、互相馈赠的100至200元不等的小孩压岁钱算作受贿金额(累计1500至2000元左右)。

五是将粮食局下属一级独立法人企业“面粉厂”借款10万元与之联营办厂的高安市龙腾工艺厂的借款行为定为罗金元“挪用公款”。”

而这些政府与社会的蛀虫,不但用这五条莫须有的罪名诬陷罗金元,还联合当时高安市的检察院,在没有办理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将罗金元非法拘禁长达18天之久。为了防止罗金元反击,秉承着“除恶务尽”的原则,他们还将罗金元的两个弟弟也关押起来,并且甚至没有提出任何理由!

注释资料:罗晓燕,罗金元的弟弟,党员,军队转业干部,时任高安市政协办公室副主任,遭非法拘禁。

罗佐生,罗金元的弟弟,退伍军人,普通工人,2001年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被非法关押十个月,至今没有得到来自单位或个人的道歉及赔偿。

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到了2002年6月24日,高安市法院在个别市委高级领导授意下,以挪用公款罪、受贿罪判罗金元有期徒刑9年。罗金元不服,上诉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中级法院根据事实依据依法欲判我无罪,当中级法院请示宜春市主要负责人时,负责人要他们(宜春中院)“听听高安市委的意见”最后,中院仍判了我两年有期徒刑。同是一个案子的定性,而量刑的差距竟然那么大,这显然是行政干予法律,玩弄执法手段的结果。

而判决理由是:“罗金元收受他人的现金321199元,其中案发前主动上交高安市粮食局财务264025.7元。上交高安市廉政帐号47600元,共计上交311426.7元,罗金元实际收受贿赂16273.元。”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连高安本地的许多老百姓也在私下、网络上议论:“罗金元三十多万元都交了,难道还会去贪这一万多元吗?”

不得不说,当时的高安市贪腐之盛行、官场之黑暗已经到达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漫漫维权十七载,习大大反腐终让罗老见青天!

旁人定然难以想象,从2001年9月至今,长达17年之中,罗金元老人的内心感受。届时贪腐分子把权,他有苦无处可诉,有理无人可说。到了2003年3月,甚至因莫须有的“贪腐”一事,被开除了党籍。

往事历历在目。至今罗金元老人都清晰的记得,当他收到党员处分决定书的那一刻,内心已经跌落到了谷底。但为了自证清白,他仍然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丝希望。

实际上,从2001年9月开始,罗金元就不断向上级进行申诉,并继续举报控告少数腐败分子。为了自证清白,与贪腐分子斗争,罗老这些年来曾到过北京中央机关和江西省纪委、省检察院、省高院、以及中共宜春市委、市纪委、市法院、市检察院,寄去了数佰多封信件。但回应寥寥。

一直到了2007年6月,人民日报一位记者在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后,在人民网上报道了罗金元案件的真相与罗老的廉政事迹。但未曾想到的是,此事一经报道,立即遭到了高安市政府部门的封杀。为此,人民日报的该记者也遭到高安市个别领导的指责。

为了彻底断绝罗金元平反的后路。涉事的个别领导甚至不惜撕破脸色威胁罗金元的委托律师。

但在罗老的心中,尽管那些腐败分子开除了他的党籍,撤销了他的职位,甚至让他蹲了“冤狱”。但依旧改变不了一丝他对党,对国家,对人民的忠诚。

他始终坚信着,黑夜终将褪去,阳光会洒遍高安这座被贪腐分子控制的最美的家乡城市。而这一等,就是十七个年头。直到近些年,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得罪千百人、不负十三亿”的责任担当管党治党,坚定不移“打虎”“拍蝇”“猎狐”,开启力度广度深度前所未有的反腐败斗争。5年来,立案审查省军级以上党员干部及其他中管干部440人,严肃查处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孙政才、令计划等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154.5万件,处分153.7万人,形成并巩固发展了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而在刚召开不久的十九大上,习主席更是发表了反腐斗争“夺取压倒性胜利的决心必须坚如磐石。”的讲话。这一套组合重拳,终于狠狠的砸开了笼罩在高安人民和高安政府头顶的那口瞒天黑幕。高安市的一些贪腐分子亦人人自危,退休的退休、调走的调走。再也没有人敢在习大大反腐的时候去搞一些针对罗金元老人的暗箱操作、针对那些愿意帮助老人的人施以威逼利诱。

于是,这些日子以来,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媒体主动联系了罗金元老人,访问那段萦绕在老人心头17年的旧案冤情,也有一些上级领导通过各种方式接触到了罗老,言明将要重查此案。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随着这道曙光的到来,罗老心中久违了17年的阳光也在重新复苏。提前此案的转机,老人脸上终于多了几丝笑容。

而当记者问起:如果有一天您的案件终于得到平反,您希望得到如何的补偿?

罗金元老人脱口而出的第一句是:“我希望,首先能够恢复我的党籍。”

“我是一名老党员,我从参军入党到从政,一直到今天,我没有做过哪怕一件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的事。但却遭到了贪腐分子的诬告,害我入了狱,失去了工作。这些我都可以暂且放在一边,但开除我的党籍,是我一生最大的痛苦。”在采访的最后,罗金元老人眼含热泪。

“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我的案件能够得到上级领导的批示,给我翻盘。最重要的是恢复我的党籍。因为17年来,我始终还是把自己当做一个党员看待,这个身份是我人生中无上的荣耀。我不希望我到了去世的那一天,还是一个背负着贪污腐败这些莫须有罪名的人,还是个被开除党籍的人。”

愿越来越多的媒体,能够关心、关注罗金元老人的遭遇;也愿上级领导单位能够尽快重审17年前的冤案。罗金元老人今年已经60岁了。他已经等待17年了。我们也衷心希望这迟来的正义,别再让这么一位赤诚爱党、爱国的老人等的太久。

责任编辑:聚合

相关热词搜索:正道 善恶 沧桑

上一篇:劳动协商变洗劫殴打,金龙总经理无法无天
下一篇:最后一页

《法制与廉政观察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法制与廉政观察”的所有作品,均为法制与廉政观察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法制与廉政观察”。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法制与廉政观察)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对本站有任何建议、意见或投诉,请联系本站管理员或发送邮件。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转 载 、摘 编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桂ICP备1000138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