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被拘留引出“套路贷”团伙,已向丰泽警方报案要求立案侦查
发布时间:2019-01-10 12:24:18   来源:法制与廉政观察   评论

2014年12月16日早上8点多,泉州市中级法院执行局的工作人员突然到住泉州市丰泽区的苏怀安家里,工作人员声称苏怀安经泉州市中级法院判决,没有及时向债权人还款,法院决定对他处于15天的拘留,决定书文号为:(2014)泉执行字1214号。

苏怀安莫名被泉州市中级法院拘留后, 他就感觉是被“套路贷”坑了,2014年12月31日,他走出拘留所,聘请了律师,2015年1月,他向福建省高级法院提出再审,经过漫长的等待,2018年7月2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最终做出判决,撤销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泉民初字第1177号民事判决。

苏怀安因为陈跃进、陈春炜的恶意虚假诉讼,使他身陷“套路贷”之苦,他不断的向丰泽警方报案,要求丰泽警方立案侦查,将这些“套路贷”团伙绳之以法。

股东忽悠,签了没有实际到账的二张借条

据苏怀安介绍,2013期间,他跟章文聪、陈景露、陈永鹏合伙开了泉州九方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公司法定代表人章文聪,股东陈景露、陈永鹏说公司要扩大规模需要向外借贷资金。

之后,陈跃进宣称要他可以借钱给泉州九方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进行投资。

苏怀安说,他当时还在广东做项目,章文聪打电话给他说,陈跃进已经答应借钱给他们公司,章文聪、陈景露、陈永鹏的公司股东已经在借条上签字,要他回来补签,苏怀安说,他从广东回到公司已经是晚上11点多,也基于相信股东,所以也没有详细看借条,就在借条上签下他的名字,这两张借条(金额分别为130万元、200万元),苏怀安说,他后来才知道在借条上有备注是现金交付。

苏怀安说,实际上这两张借条只是有名无实,没有任何的资金往来。公司和他本人并未收到这两张借条上载有的任何款项。

由于陈跃进没有把实际资金注入公司,苏怀安要求债权人陈跃进、陈春炜要要这二张借条撕毁,陈跃进、陈春炜口头答应要撕毁这二张借条,苏怀安说,因为他太相信朋友,法律意识淡薄,因此对借条有没有撕毁,他也没有继续深究,不想这二张没有实际到账借条,让他身陷牢狱之灾,还为申诉案件而搞得身心疲惫。

峰回路转,二级法院再审支持苏怀安的诉讼请求

2014年,陈跃进、陈春炜两人持上述两张借条(金额分别为130万元、200万元)到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苏怀安要还他们330万元,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泉州市中级法院没有发传票给苏怀安,也没有通知苏怀安应诉的情况下,就开庭审理,枉法判决,判令苏怀安要还上述借款。

苏怀安说,他是莫名被泉州市中级法院拘留,名下财产被执行以后才知道上述案件的,为了维护他的合法权益,2015年1月,他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

2018年7月2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判决,撤销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泉民初字第1177号民事判决。

2018年8月29日,泉州市中级法院通过再审,认定本案陈跃进仅依据《借条》主张双方存在真实借贷法律关系依据不足,不予采信,根据(2016)闽05再24号判决,撤销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泉民初字第700号民事判决。

陈跃进等人的暴力要债

2013年11月,苏怀安就上述几人的违法犯罪行为向公安机关报案,但公安机关并未对此进行立案调查,苏怀安说,陈跃进对外声称,自己公安里面有他的保护伞,关系很铁,不用怕。

苏怀安说,陈跃进先后多次带人来到他家里恐吓,还对他进行殴打,吓得他家中的小孩啕啕大哭。

不久后,陈跃进又叫人来到家里用502胶水把门锁堵住,使他无法进家门,其后又让社会不法分子对他以及家人进行打电话恐吓、骚扰,让他有家不敢回。

2016年8月5日,苏怀安在法院开庭后出来,陈跃进在法院门口,当众对苏怀安殴打,现场有多人为证。他随后立即向公安机关进行报案,但公安机关也没有给予任何回复。

法学专家:陈跃进等人恶意诉讼,涉嫌“套路贷”

北京一位法学专家在分析“套路贷”和民间借贷时称,“套路贷”的“借款”是被告人侵吞被害人房产、财产的借口,所以“套路贷”是以“借款”为名行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之实。

法学专家说,对“套路贷”共同犯罪,确有证据证明3人以上组成较为严密和固定的犯罪组织,有预谋、有计划地实施“套路贷”犯罪,已经形成犯罪集团的,应当认定为犯罪集团 。

“套路贷”的实质是一个披着民间借贷外衣行诈骗之实的骗局。“套路贷”已具备知识型犯罪的雏形,甚至有个别律师等法律从业人员成为作案人的共谋或“军师”,给予其专业的“法律指导”,提升“虚假诉讼”的胜诉率,获取高额犯罪所得。

针对本案,章文聪、陈锦露二人在一审法院庭审时,口口声声说有拿到陈跃进的借款,还付了4个月的利息,然而在福建省最高院庭审时,面对法官的咨询,章文聪、陈锦露二人顾左右而言他,始终不敢承认拿到陈跃进的借款,至此真相大白,事后经过调查,陈跃进与章文聪是表兄弟关系,苏怀安认为,这是他们表兄弟和陈锦露对他设局进行“套路贷”诈骗。

通过本案分析,陈跃进、陈春炜与章文聪、陈锦露等人通过披着民间借贷的外衣,以“虚增债务”的方式非法侵占财物,严重侵害了苏怀安的合法权益,是新型的“套路贷”方式诈骗。

警方应以恶意虚假诉讼和“套路贷”诈骗追究陈跃进等人的刑事责任

苏怀安说,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上述两个民间借贷案件的案件都已判决下来,两个案件法院均判决苏怀安无需承担责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虚假诉讼刑事责任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

与公司、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经理或者其他管理人员恶意串通,捏造公司、企业债务或者担保义务的;

第七条:单方或者与他人恶意串通,捏造身份、合同、侵权、继承等民事法律关系的其他行为;

根据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闽民终3号判决书底页载明:......另案(2014)泉民初字第700号案件的被告与本案被告相同,所有被告均缺席庭审,可以证明陈春炜与原审其他被告之间存在恶意串通,损害上诉人权益的可能。

根据最高法、最高检的司法解释与福建省高院的判决,以及章文聪、陈锦露一审、二审庭审时前后不一个供述,法学专家认为,陈跃进、陈春炜、章文聪、陈锦露等人涉嫌恶意虚假诉讼和涉嫌“套路贷”诈骗,陈跃进等人已经触犯刑事犯罪。

2018年1月15日,2018年9月6日,苏怀安对陈跃进、陈春炜、章文聪、陈锦露等人的违法犯罪行为已经分别于向泉州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向泉州市公安局丰泽分局刑侦大队报案。

陈跃进、陈春炜恶意虚假诉讼,陈跃进、陈春炜、章文聪、陈锦露对苏怀安“套路贷”诈骗的犯罪事实清楚,然而遗憾的是,苏怀安的多次报案,公安机关至今依然没有立案侦查,难道真的像陈跃进所说的,公安系统内部真有他们保护伞?使得他们无法无天,至今逍遥法外。

苏怀安请求公安机关早日依法对本案构成刑事犯罪的行为的陈跃进等人进行立案查处,还他一个公道,还社会一个公平正义!

来源:http://www.mysun.tv/Item/20549.aspx

责任编辑:聚合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恋日绿岛乱象丛生 业委会惹公愤亟须整治
下一篇:最后一页

《法制与廉政观察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法制与廉政观察”的所有作品,均为法制与廉政观察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法制与廉政观察”。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法制与廉政观察)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对本站有任何建议、意见或投诉,请联系本站管理员或发送邮件。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转 载 、摘 编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桂ICP备10001387号-1